“一案两诉”和“一虾两吃”

摘要: 这些曾经蹦哒的虾子们,不过是别人餐桌上的一盘菜。而为菜买单的人们,是这道菜的“参与人”吗?

“一案两诉”和“一虾两吃”

                                                      钟鼓琴瑟

或许,这也是大国司法史上的“稀罕”。没敢用“奇葩”,“奇葩”多多少少带有些贬义和嘲讽。

一个案件,一个共同犯罪的案件,涉两个罪名,一曰:金融诈骗罪,二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严格来说应是“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高层,是“金融诈骗罪”,中层帮手及业务员(文中用“马仔”代之)们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这就是说,一个完整的案件,嫌疑人是以两个“故意”触犯了两个相近的“罪名”。本人法律知识实在有限,确开了眼界。

高层们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去进行“诈骗”,侵犯人民的公私财产;马仔们存有“异心”,与“高层”没有保持“高度一致”,以故意“破坏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去向“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不知,这些马仔们怎么会跟“国家金融管理秩序”过不去?也不知这些上层领导用这笔钱会怎样的去“扰乱”国家金融管理秩序?

只有可怜的债权人在苦苦思索,自己到底是“金融诈骗罪”的“受害人”还是“非吸罪”的“参与人”?这以后还咋做“人”?

已闻名全国的“e租宝”一案就是这样起诉的。

这样的起诉法,为处在迷茫中的各地司法办案指明了方向。对于以“条文法”为主的大陆法系,有了“判例”的指导,顿时心领神会,不顾案件之间的差异,纷纷仿效起来,仿起来更是惟妙惟肖。

刑法理论认为:对于共同犯罪的嫌疑人,根据在共同犯罪中所处的地位和所起的作用,有主、次之分,有轻重之别,将犯罪嫌疑人分为主犯、从犯、胁从犯教唆犯四种。“共同犯罪首先是有共同犯罪的行为;各个共同犯罪的嫌疑人在实施某一犯罪的时候,具体分工和参与程度是不同的,每个人行为都指向同一目标,为完成同一犯罪而活动,从而使他们的犯罪行为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同一的共同犯罪行为”。

从主观方面分析:共同犯罪是故意的。他不仅认识到自己在实施某种犯罪,而且认识到和其他人共同实施这一犯罪;各个共同犯罪人对于共同犯罪所引起的危害结果抱有希望和放任的态度。

对照一下,这种起诉法,倒像不是一起案件,首先,不是一个“故意”,一种“危害结果”。高层,唯利是图,想“非法占有”,马仔们更狠,想“破坏国家金融管理秩序”,虽是共同实施一起犯罪,却“同床异梦”。

揣测一下意思,不外乎:

对高层若用“非吸”量刑,刑期太短,且社会危害之大,出乎意料。不重判,难以平民愤,总得有个交待;用“诈骗罪”量刑,虽可以满足前者,但当广大债权人以“受害人”参与诉讼,民情汹汹,难以控制,更担心是提出追加“被告”和追究其他,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损失……。

“马仔”们用“非吸”罪判,否定其“非法占有”的故意,“侵犯国家金融秩序”故意牵强,此时,那顾上这个?只是用“非吸”将广大债权人打入“参与人”的队伍,实际相当于“准嫌疑人”,“后果自负”也就顺理成章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样的起诉法,不由得让老夫想到:曾到饭馆点过一道菜,叫“一虾两吃”,无非是将虾壳、虾头利用上,再做“一吃”,那不过只是一道菜罢了。

                               2017.3.18钟鼓琴瑟于陕西


金融创客A反欺诈平台




首页 - 金融创客A反欺诈平台 的更多文章: